步履不停

  没有可以用来喧嚣的噱头,无止之境,所到尽头。一望无尽被逆光拉长的内心深处无处可避的邪魅挣扎影舞,堪比战乱的特洛伊。
  反身走远,不假为离别,即是挥手,亦当是初见,便心无阻碍,业障尽失。在所到的每一片净土,画地为牢。

微信:hexiaoye11(欢迎勾搭)

飞机延误,只好研究机场的天花板。

有风有浪的人生才有模有样。
高考加油!

-:太用力的人跑不远

有很多道理,是只有等自己活到一定的年岁才会明白,即便早已听了看了被说教了很多遍,却如同食不知其味参不透其中真相。


不,与其说是活到一定年岁,不如说是到了一定的人生阶段。这时候的自己,才有心力和气力去思考如今的生活与自己期望的状态相距有多远,才会去寻本溯源追究往年旧账,细想自己是在哪里拐上了错误的弯道才走到了如今的围城里。


但往昔那么长,无论如何也不能辩驳出是从哪里开始了蝴蝶效应。


于是也就打算将错就错,仍旧继续向前奔跑了。


来这座南方城市,一晃就要两个月了,生活逐渐规律起来。除开工作时间,吃饭成了每天最重要的大事件,买菜、洗菜、切菜、做菜这些我从未尝试过的事都无一例外撞...

怪你过分美丽

立夏了,你还好吗

咦刚刚有天使经过?

南方的树。

-:和每一次要离别时一样

这可能是我临行前码的最后一些字了,嗯。


当我确信自己即将奔赴一个陌生城市,并且可能很久都不再会娴静下来去写娇弱的文字时,我有些担心。我担心这里会被荒废与缺失,正如生活的田野里随处可见被荒废的梦想,再拾起来比丢下去时更为沉重。


当然,比这些更为担心的是,生命中一些链条避免不了的开始慢慢有了锈迹。离一些人更近,势必意味着离另一些人更远,即便我们曾那样亲密。


还没到三十岁,甚至心理年龄也远低于现在的年龄,但乍一静下来,还是会有些惊讶时间竟然流逝的如此快。


某一天我们在黑暗中聊天,电话那头的先生感慨,时间真的过太快,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八年,竟然已经认识三个年头了。我反驳他,明明...

1 / 44

© 步履不停 | Powered by LOFTER